目标圈内袁隆平的阿棉

满脑子黄色废料
喜欢产不怎么好吃的粮
小学生文笔
拿头担保 只写he!
a黄o 不吃cp
kkl 两人都有个人胸
财布超负荷中(:3_ヽ)_

【KK】暗-享 kt


复健

废话一点点
之前发的 岸-香 是一起der
(偷偷摸摸开了个tag 可以戳!很方便der)
这是第二章的感觉w

这是篇傻白甜来着啊!qwq
大家别被我脑子坏掉写出来那些有点点小黑暗的句子骗到了哦ヽ(*。> Д<)o゜
都是幻觉!!!

小学生文笔
ooc
都ok?

搞起! ↓↓↓








正文

你身上的气味魂牵梦萦着我的灵魂。
我发誓要将你囚禁在我的身边。

++++++++++++++++++++++

“堂本さん?啊!堂本くん!啊嘞?”

堂本刚在光一经纪人的轻呼中渐渐苏醒,大腿以下已经麻了,不知道是因为姿势僵硬的躺了太久还是因为沉浸在光一的气味中太久,堂本刚觉得自己直不起腰,浑身无力。

尝试着起身,环抱着他腰肢的手臂被牵动,睡梦中的男人不满的收紧了怀抱,堂本刚又被拖入怀抱,毛茸茸的头发搔的他脖子,心脏阵阵瘙痒。

“再睡一会儿吧⋯⋯”在饭心目中高冷天然的王子,现在在堂本刚的脖颈处,像大猫一样磨蹭着,似乎像是在标记着自己的气味。
从没有听过堂本光一这种撒娇语气的经纪人,竟然兴奋的红着脸颊和已经清醒了的堂本刚无声的打着手势。

经纪人:什么情况这是!
刚:嗯⋯⋯来叫他,被截胡了。
经纪人:那他睡熟了?!
刚:嗯,不能再熟了。
经纪人:那你在陪他睡会儿,今天拍摄因为暴雨取消啦!
刚:嗯⋯⋯嗯???
经纪人:他清醒了到隔壁休息室找我,我送你们回去好了!
刚:哦哦好的,谢谢了。

看得出,经纪人似乎挺喜欢这个面相人畜无害的小可爱助理。

++++++++++++++++++++++

在堂本光一拥着堂本刚,可以说是这18年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觉了。
黑暗的梦境变得没有那么可怕。

蛊惑的声音一再告诉他,怀里这个人绝对不会留在他身边,这一瞬而过温暖安心都只会是过眼云烟。

堂本光一在黑暗的恶梦中游靥了太久太久了,他甚至无法分辨这突然出现的绿洲会不会是有着阴险毒蛇的伊甸园。

这一根救命稻草,抓住了,可就松不了手了。

+++++++++++++++++++++++++

堂本刚任由男人趴在自己胸膛,圈紧的手臂有些颤抖。
颈部突然有一阵湿润的触感。
哭了?
突然颈部一痛,竟然是怀里人一口咬在了锁骨上方肩膀的软肉上,刺痛阵阵,怕是见了血了。
撤去尖牙后,温热湿润的触感绕着伤口点点舔舔。

似乎是堂本光一冷冽的香气随着伤口进入堂本刚体内随着血液游走在整个他的身体。

堂本刚陷入了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

浑浑噩噩的工作到夜晚,
浑浑噩噩的乘上光一经纪人的车,
浑浑噩噩的被坐在身边的大明星光一摸了大腿,
浑浑噩噩的被堂本光一拉下了车,
浑浑噩噩的到了堂本光一家。

在拿到堂本光一给他的浴袍与换洗衣物时,这种混沌的感知才从他的意识中抽走。

“诶?内⋯⋯内裤也⋯⋯”堂本刚拿着手里那条明显是堂本光一style(纯黑无趣)的四角内裤。

“快去洗澡。”堂本光一用手指顺了顺自己刚刚吹干的头发,“我在床上等你,动作快点。”

堂本刚一脸懵逼的看着堂本光一躺倒在了那个在他眼里就是砧板的双人床。

脑袋一片空白的进入了雾气腾腾的洗浴室,那股专属于堂本光一的味道被打湿加热,变得温和,柔软。

堂本刚甚至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要起反应了。

洗完澡擦干后才发现,堂本光一给的换洗衣物时一条内裤和一件t恤,这件t恤虽然是oversize的,但是他俩体型差不了多少,只是穿着有些宽松!下半身,内裤还是露在外面了。

堂本刚一咬牙,这是和爱豆兼(自己认为的)命中注定的爱人同床共枕的大好机会啊!

对着镜子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状似轻松的出了浴室,来到了床边。
“我和您一起睡?这不太好吧⋯⋯我睡沙发就好⋯⋯啊!”
在堂本刚絮絮叨叨说着的时候。

本就因为困倦迷迷糊糊的堂本光一一伸手讲啰嗦着的堂本刚一下拽倒在柔软的床上。

在堂本刚没反应过来状况下,他俩的姿势又回到了早上在乐屋的样子。

只不过沙发变成了床。

衣冠整洁的堂本刚变成了只穿着一件t恤领口还被扯大似乎能够看到一丝粉红的程度。

直到堂本光一将整个人缠在堂本刚身上后,堂本刚才注意到:

全裸?!

tbc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KK】岸-香 kt

复健


大家想我没啊!

我好想大家der qwq
希望大家没有忘了我呀( ⌯᷄௰⌯᷅ )

废话一点点!
小学生文笔
ooc

俳优51x小助理244



都ok?

往下翻ο(=•ω<=)ρ⌒☆






正文

自由或许会是我唯一能给你的礼物。
可惜我做不到。


++++++++++++++++++++++++
大雨袭击了整个东京,每条街道都是被水气笼罩看不分明。
冰冷的房间,明亮晃眼的灯光。
照的堂本光一本身白皙的皮肤更显出苍白。

看着被汗水浸湿的枕头,堂本光一抱住肩膀,过低的空调温度,让出了冷汗的身体变的冰凉。
"又是这样⋯⋯"堂本光一用手掌揉了揉眉间。

他是受到诅咒的唯一的分支。
恶梦会永远纠缠着他。
可能是因为血统并不纯真,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危险还没有出现在他身上。

从20岁成年开始,整整18年。
每个夜晚,不得不接受恐惧的支配。

忍受不了了。
母亲曾经为他卜过一卦,在38岁那一年,会有贵人出现,带他离开充斥着恐怖的地方。

堂本光一曾经疯狂的寻找着那个人,可是毫无头绪的寻找只是徒增疲惫。
20几岁的他可怎能忍受这每夜无穷无尽的折磨,他甚至开始憎恨那个素未谋面的人,但他也可怜那个只因一道卜卦就注定要被他纠缠一生的人。
就像他可怜自己一样。
痛苦却没有办法。

+++++++++++++++++++

“堂本桑!早!”

因为始终被恶梦折磨,在没有镜头的地方,永远都木着一张脸,黑衣黑裤黑帽子,棕金色的头发都显得黯淡。

化妆师也是习惯了,大量遮瑕盖在了明显的黑眼圈上。

谁又能想到粉丝眼中的王子,真实是个颓废甚至有点病态的人。

堂本光一摇摇头,试图驱散脑中混沌的感觉,但也只觉得头昏脑涨。

化妆完后,得知,场地设备还没有全部设定完,可能离节目开拍还有将近2小时。

堂本光一身上的黑气都快实体化了。
早点完事就能回去打游戏了啊。

虽然满心抱怨,可是不得不在自己休息室的房间里等待着无趣的时间过去,即使不愿意陷入睡眠,却也控制不住眼皮打架。

+++++++++++++++++++++
黑暗笼罩着所有感官,周围似乎充满着未知的恐惧,总有个声音告诉他!能救他的人已经死了,早就不存在了,乖乖的堕入黑暗多好,永远长眠多好。

可堂本光一本就是个钻牛角尖的人,认定了什么,绝不放手。

正在堂本光一与恶梦挣扎的时候,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个温润的触感,虽然只有一瞬间,却也让堂本光一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

似乎是因为不满与渴望,堂本光一一把抓住那个快要离开的温润触感,瞬间搂入怀中,柔软的触感,还有让人安心的气味,让整整18年没有好好睡过觉的堂本光一陷入了无梦的沉眠。

++++++++++++++++++++
堂本刚是堂本光一经纪人新招来的小助理,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了因拍摄延迟而可能导致艺人心情欠佳,自己可能遭殃,工作不保的事情。


之所以拼了命的想要当堂本光一的助理,对于堂本刚来讲是有些小原因的。

身为堂本家族的旁支之一,他们家代代都是调香师,每个人都有着近乎完美的嗅觉。

堂本刚表示,堂本光一身上的气味简直就是在勾引他。

++++++++++++++++++++

第一次来拍摄现场,倒也是磕磕绊绊的到了堂本光一的休息室。

堂本刚觉得即使是用麻麻给的清香弱化嗅觉,可堂本光一身上冷冽的香气依旧一层层的冲击着他的理智。

走近些,可以看清堂本光一棱角分明的下颚,再走近⋯⋯

泪水在那张本应冷酷的脸上划过,流下脆弱的痕迹。

堂本刚仿佛是被蛊惑一般,伸手触摸上了堂本光一湿润的脸颊。指尖微凉的触感惊的堂本刚想猛的抽回手。

可下一秒被一个巨力钳住了手腕,天旋地转,自己就被拥在了一个有些僵硬却温暖的怀抱里,专属于男人的冷香在堂本刚靠近堂本光一的一瞬间冲进了堂本刚有些迷糊的大脑。

过于刺激,堂本刚晕过去了。

晕过去后的唯一想法:
麻麻,你的药不管用了啊!



tbc


这是 emmm算是个复健吧
眨眼不更文快4个月了啊
捞一个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脑洞出来
也算是很兴奋的事情了w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大家好!有想我么!

我还是我,看自己都上火。

今天带来一篇北极圈cp的粮!
(我都不知道他俩cp名儿叫啥w)

大家看看乐乐就过去吧w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part 2 卜锐/照顾卜周

all锐 全肉 无剧情 分part 不同cp
换攻不换受 无敌爆炸巨ooc 小学生文笔

准备好了么?
那开始接受巨雷吧。

part 2 卜锐/照顾卜周


“卜凡,我说过吧,我最讨厌女装了啊!”
周锐把手里一条粉红色高领长袖连衣裙甩在了卜凡脸上。

卜凡扯下盖住视线的裙子。
很认真的说:“可是这次ol活动就是抽签来的啊,你叫我帮你抽一下的啊。”

周锐用手指怼着卜凡的脑门,因为个子不够高,竟然还微微踮脚。“那你怎么不穿啊!这票是你的吧!”

“不是,”卜凡笑着把周锐揽在怀里,“全部练习生都看到的,我抽出我那张后,你叫我顺便抽一下,没想到中了。”
卜凡顿了顿,“你怕啥,又不止你一人穿!”

周锐咬紧后槽牙,“可是我不想露腿!”
卜凡马上从节目组给出的袋子里掏出一双,粉白相间的过膝袜。“没事!有这个!”

“卜凡!!!”

+++++++++++++

半丸子头ok
裙子ok
丝袜ok
高跟鞋ok

上妆ing

从换衣服时起,卜凡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周锐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

特别是穿上竖直条纹丝袜后,显的又细又直的双腿。

卜凡一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足控?

“你在盯着老子屁股看,老子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泡酒喝。”即使是扎着半丸子头,化着兔子妆的周锐,瞪人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但这杀伤力,让周围一起换衣服化妆,那些一样倒霉抽到女装任务的练习生,都转头看着他。

176的身高在这群高个子面前,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小巧玲珑了。

“锐哥,你好可爱啊!”侥幸逃过女装的贾富贵,海豹式拍手。

周锐揉了揉额角,走出了更衣室。

卜凡看着那个踩着高跟鞋却健步如飞的人,挑了挑眉。

挺熟练啊。

大家都陆续上台,贵妇裙,旗袍啥都有。

周锐上台,粉色连衣裙随动作飘飘,总有种大腿根都能窥见的错觉。

众人眼神直愣愣。

周锐一把拍在身后的试图悄悄掀他裙子的咸猪手上。

卜凡猛的缩手,周锐一巴掌呼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
这次活动是让没有扮上女装的练习生们挑从女装练习生中选出一个进行互动。

在节目最后投票,谁是最美女装大佬。


周锐第一把抽中的是和卜凡绑手绑脚运气球。
在隔壁女装练习生无数次踩中搭档脚背时,
周锐和卜凡早已完成任务。

周锐甚至踩着高跟,和着音乐爽快的扭动了一阵。
卜凡看着眼前把腰扭和水蛇似的巨好看的周锐,喉咙一阵发紧。


众望所归,这个奖给了灵超弟弟,长发美女,旗袍美腿。

锐哥拿了个第二!称号:蛇蝎美人。
因为故意拿高跟鞋踩卜凡被举报了。



++++++++++++++

节目收录结束。
其他男孩都一把拽下假发,感叹自己“重回男儿身。”
就周锐是自己的头发,不可能摘掉,身上也没啥可以脱的。
就弯腰褪下了那双粉红色的高跟鞋,提溜在手上,潇洒的向更衣室走去。

半路被一只大手拽着手臂拖进了男厕所。

++++++++++++++





我们走一下百度云好不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zxn722JulMqFM-ePpStYw 密码:6COC

昨晚发被查水表了www难过了w


打不开的话评论里还有www

【all锐】OL高中事件簿1-25




你们猜猜看这个剧情会起飞去哪里
毫无故事性 毫无任何逻辑
纯属瞎闹写的文

大家看看乐乐就过去了啊
小学生文笔

巨巨巨ooc!

天雷滚滚


正文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


1.大家好,这里是偶练高中。

2.学院有名的高材生,郑锐彬同学,高冷冰山。现在却趴在一个长发男老师的桌上,上目线攻击,“周锐哥~你陪我去嘛~”
周锐揉了揉鼻梁,“行是行,你到时候可老搂着我,躲我后面啊!”

3.学校要开文艺汇报演出。
郑锐彬要到戏剧社排练。
周锐是戏剧社和舞蹈社的指导老师。

4.因为舞蹈社的董又霖手受伤,周锐连着几天都去舞蹈社,戏剧社冷落了些。

5.在吃饭的时候,董又霖冲着郑锐彬晃了晃缠着绷带的手,微微一笑。

6.要不是秦奋老师一把按住了郑锐彬,他差点反手就把桌子掀了。
7.秦奋一个眼神示意,郑锐彬看见了坐在隔壁桌,一脸茫然看着这里动静的周锐。

8.突然一个人带着大大的笑脸出现在周锐的身旁,是周彦辰。
“这里有人么?”指了指周锐对面右隔壁一个空着的位置。

9.为什么不坐对面?
学生会会长蔡徐坤正尝试用眼神杀死你。
为什么不做旁边?
小可爱钱正昊你舍得叫他起立?

10.到了晚上。

11.“锐哥到宿舍了么?”蔡徐坤推了推抱着血袋急吼吼狂吸的钱正昊。

12.钱正昊闭上眼,睁开,“在上楼了!”一吸气,嗦光最后一口,胡乱的擦擦嘴。

13.在钱正昊把空血袋丢下的瞬间,周锐进来了。“又偷吃啥好吃的呢?怕我抢啊?这么紧张www”

14.吸血鬼是不需要睡眠的,即使需要,也只需要几小时。


15.周锐拍了一下坐在他床上钱正昊的脑袋,指了指裹着被子,好像睡熟了的蔡徐坤。
“嘘!”

16.钱正昊挠了挠头,完了今晚坤哥又要贼精神了。赶快先睡一会儿!不然今晚别睡了。

17.半夜三更,“锐哥?锐哥?”看到周锐睡的挺熟,蔡徐坤和钱正昊轻手轻脚的凑近只穿了个衬衫,露出好看锁骨的周锐。

18.钱正昊推了推有些魔怔的蔡徐坤,“坤哥我们打赌输了⋯⋯”
蔡徐坤扶着额头,他能感觉在待下去他可能要稳不住心态了。

19.周彦辰和朱星杰挂着非常嗨皮的笑脸,看着蔡徐坤黑着脸让他们进房间。

20.蔡徐坤和钱正昊退出房间后,蔡徐坤一拳锤在墙上。

21.隔壁探出个叼着血袋的脑袋,是尤长靖。
“咋啦和朱星杰打赌输了?”十分幸灾乐祸的语气,“我说了别赌嘛,把自己的用餐机会搞丢了吧。”

22.蔡徐坤打算在找周彦辰他俩聊人生之前,先找尤长靖聊聊人生。

23.房间里,朱星杰推了推盯着周锐脖子发呆的周彦辰,“你要是咬了这里,你就这辈子别想靠近周锐了。”
周彦辰擦了擦差点流下来的口水,“好,我们开始吧。”

24.周彦辰撩起周锐睡乱的头发,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耳垂,用尖牙在耳后轻轻开了小伤口,开始用餐。

25.看着周彦辰用餐完,朱星杰嘲讽的笑了笑,他褪下周锐的睡裤,抱起周锐的一条腿,一口啃在了周锐的大腿根。









ps
有科学依据说,流淌着人类最新鲜的血液是大腿根部的血管w我就写出来玩玩

tag睁眼瞎打

大家看看乐乐就过去了

不知道他俩cp名叫啥(尴尬w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这里还有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6Xvm4I5tLDLCx1H9v34xw 密码:9LNM

我就试个水先⋯⋯

大家看看乐乐就过去了啊w

今天的阿棉!

是吸到了一点点的阿棉!

啊啊啊啊啊啊
幸せ!!!

【KK】给我吸一口!就一口!4(ABO)


前期清水的ABO
是的!
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有奇清水abo的存在!

许久不见!!!
有人想我么w
前文戳戳tag吧w
估计大家都忘了这篇了w


小学生文笔
大家就看一看乐一乐就过去吧w




正文

“堂本桑,你今天是又喝奶茶了么?好浓的奶茶香呀w” 一个同社团的学妹戳了戳正在画画的堂本剛。

本就是在发呆随手涂的堂本剛,顿了顿手,在纸面的人脸上加了一颗痣。
仔细看画,就是堂本光一本人了。

堂本剛慌慌乱乱的收起本子,“啊?哦!我来学校前去吸了杯椰果奶绿w”

学妹噘嘴,“好狡猾!今天放学还去喝么!一起?”

堂本剛看了看表,“不了w我约了朋友见面,不好意思啊下次行吗?”

“okay~”

+++++++++++++++++

“11,上次拜托你的东西搞定了?”
堂本剛鬼鬼祟祟的躲在信息素研究系的门口。

被叫做11的男人,递给堂本剛一只黑色外壳的唇膏,“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在堂本剛要伸手拿的时候,嗖的收回手,“但是你要告诉我,这用来干嘛?”

堂本剛一把抢过准一手里的唇膏,逃也是的跑了,只留下一句,“要是好用,我请你吃饭!”

准一看着眨眼就跑远了的亲友,回想起刚刚他红着脸的样子和身上若有若无的奶茶味,再联想到做这只唇膏时候堂本剛的要求⋯⋯
准一:我感觉我猜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

“嘶⋯⋯”堂本光一用手指沾了沾因为自己嘴唇太干裂开而渗出的血珠。

坐在他旁边津津有味看着电视的堂本剛突然掏出了一只唇膏给他,“拿去用吧,嘴巴老是裂开,很痛吧。”

堂本光一光注意着他家白团子光着的两只脚丫,并没有留意这只白团子躲躲闪闪的眼神。

堂本光一接过了唇膏,并没有涂,塞进口袋后,伸手将堂本剛禁锢在他与沙发之间,看着堂本剛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笑着低下头埋在了堂本剛的颈侧,眯着眼睛看着眼皮底下,张嘴就可以咬到的腺体,就可以标记他家白团子的后脖,深深的吸了口气,充斥在鼻尖的绿茶香让他的大脑依旧不能冷静下来。

堂本剛就歪着头,害羞的不行,又因为男人的鼻息喷洒在靠近腺体的那块皮肤,甚至有些情动。

他这一刻才明白,能让他毫无戒备让出脖颈的只有眼前这个像大猫一样向他撒娇个不停的家伙了。

++++++++++++++

当然,今天的堂本剛依旧是一身的奶茶香,
被同学以为自己忍不住减肥约定,偷偷跑去吸一点点的时候,虽然很不甘心不过一想到那个害他丢了点小脸的男人现在恐怕也在小小的窘境之中,他就不由自主的摇起了恶魔尾巴。

堂本光一会中招么?
开玩笑!当然会!

在这个非常少见要去公司打卡的日子。

在家美滋滋的吃完另一个堂本给他做的爱心早餐,美滋滋的开着自家小法去了公司。

坐在办公室美滋滋的拿着堂本剛送他的唇膏抹上!

一股清新的绿茶香充斥着堂本光一的办公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这里泡了杯上好的绿茶一个人享受呢。
不过除了堂本刚和他,还真没人知道。

“堂本桑,这是今个月的报表⋯⋯”敲了敲门,进来的是对堂本光一有意思并且打算开始自己猛烈攻势的秘书。

这股清新可爱的绿茶香是怎么回事?!

“堂本桑?您是在喝茶么?我对茶道也有些研⋯⋯”

“这是我爱人的味道。”

“诶?”

堂本光一看着眼前石化了的秘书,挑了挑眉。
看来回家还是得好好“教育”一下这只不听话的小猫。

在学校上课的堂本剛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今儿画室空调有些大呀。

tbc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我自己都觉得这ABO设定除了信息素好像啥都没出现哇 哈哈哈哈w(好意思说!)

口欲期 9

没有人接棒哇qwq

春考 春考结束啦!!!
一直没啥时间写文qwq哭唧唧

前文戳tag哦!(不承认是懒!( ´-ω-)

小学生文笔
ooc ooc ooc
看看乐乐就过了吧www
前文戳tag~





正文

堂本剛不再是那个有钱的小少爷了,除了老家亲人没变,在东京的房子都没了。

他自那天起,就住在堂本光一家中,是纯洁的饭友关系,好吧,如果堂本光一执意只能吃下接触着堂本剛皮肤的食物,所以每次吃饭都是堂本剛脱的只剩内裤了趴在餐桌上,他的背部,颈部腿上会摆上堂本光一当天想要吃的佳肴,这样的关系能单纯的叫做饭友。

明明只要我喂就可以了吧!
堂本剛忍受着后腰处轻轻的舔咬,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今天的晚餐菜单是意大利面,红色的酱汁与堂本剛白皙的肌肤形成些许se情的对比。

“美味しい⋯⋯剛⋯⋯非常好吃哦。”
舔舐干净最后一滴酱汁。

堂本剛拿着毛巾挡在胯部,红着脸瞪了一眼拿着悠闲的擦着嘴的堂本光一,一路冲去了卫生间。

堂本剛捧了一捧冷水洒在自己脸上,“堂本剛!你别多想啊!他可不是⋯⋯他不是光一啊⋯⋯”

清洗掉身上堂本光一湿哒哒的唾沫,穿戴整齐后,擦着半干的头发,坐在了已经开始打开电脑开始工作的堂本光一身边。

抱着腿,用手指卷着额角的发丝,“呐,光一桑。”

“嗯?”堂本光一用拇指揉了揉眉心。

堂本剛咬了咬下唇,“h⋯する?”

堂本光一揉额角的手顿了顿,笑了笑,兜着堂本剛的脖子,拽到眼前,嘴唇间的距离只要他向前几毫米就能吻到那个心动许久的三角嘴。

堂本剛已经闭上了眼睛。

堂本光一将吻落在了,他的额头。

诶?堂本剛摸着依旧带着堂本光一亲吻温度的额头。一瞬间通红着脸。

“现在不是时候www,再等等。”堂本光一揉了揉堂本剛依旧透着水汽的发丝。

++++++++++++++++++++++

堂本剛青黑着脸,看着手里堂本光一经纪人胆战心惊给他的文秋周刊的杂志。

【震惊!没想到舞台剧王子堂本光一竟然金屋藏娇⋯⋯】

那个报道里附了几张照片,是一个长发的背影,带着贝雷帽,而堂本光一侧着脸吃着那个美人递给他的一个泡芙,下一张就是那个美人给他擦去鼻尖上蹭着的奶油,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堂本光一烂柿子一样的笑脸。

“堂!本!光!一!!!”

堂本剛瞪大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报道,怎么看那个说是被金屋藏娇的美人,就是他本人!
那照片中拿着泡芙的手腕上,是他现在手腕上的水晶手串。
批下的长发中,露出的那一小簇被粗糙编起的头发,是出门前堂本光一心血来潮时给他梳的。

怒翻到下一页,是自己喂堂本光一吃寿司的时候。

下一页,是堂本光一非常不愿意的喝着自己用勺子喂给他的拉面汤。

下一页,是堂本光一一脸嘚瑟叼着另一头被自己咬过的巧克力。

下一页⋯⋯

整整5面杂都是自己和堂本光一“亲密”的照片⋯⋯

堂本剛揉了揉眉间,自己对这种花边新闻是无所谓,可这对堂本光一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拨通了堂本光一的电话。
“光一⋯⋯”

“别说了。”
“诶?”
“我没有要把你继续藏着的意思。”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
“我打算先让你作为我的主治医生身份出现。”
又是停顿。
小心翼翼的语气,“⋯⋯可以么?”

堂本剛不知道为什么本身吊着的心瞬间放下了,“好。”

“那明天你来我的舞台剧后台吧!”
“好。”
“我想吃你做的豆腐锅!”
“好。”
“那你干脆来看演出吧!”
“好。”
“你只会说好么?www”磁性的低笑透过电波传来。
“不啊,只对你。”小恶魔一般都笑了笑。
“唔⋯⋯我还有事!明天一定要来哦!bye!”

堂本剛看着显示挂断的手机,捂着嘴害羞的笑出声。

开开心心的配了套满意的衣服,穿了决胜胖次,红着耳根把一盒未开过的byt塞进了明天要背去剧场的包包深处。




tbc





祝大家看的开心(:3_ヽ)_

艾玛 千呼万唤始出来!
没想到我还是没开起来车!
但是我造出了车钥匙!
递给下一棒的gn!(让我找找吧qwq)